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开远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0 01:30:4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开远白癜风医院,北京什么白癜风医院看眼好,兰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潍坊能不能治愈白癜风,南宁白癜风医院,烟台能不能治愈白癜风,山西根治白癜风的偏方

罗杰·摩尔

“最帅007”

四天前,七部《007》系列电影男主角罗杰·摩尔在瑞士病逝,89岁,癌症。葬礼会在摩洛哥举行,这听起来很007。

我不知道罗杰·摩尔是不是最帅的詹姆斯·邦德,但他是最先去世的一位,这足以成为“最帅”的理由。

男主角已经去世四天,再来悼念,热点是赶不上了,那就只讲讲我自己的童年记忆。

我对罗杰·摩尔的最初印象并非来源于《007:生死关头》,或者任何一部他主演的“007系列电影”,而是一群老炮闹革命的《野鹅敢死队》。

《野鹅敢死队》剧照

在那个CCTV6总在放《白马飞飞》的年代,《野鹅敢死队》足够特别,足以让一个小学生印象深刻。

这大概是一部爸爸和爷爷看过无数遍的片子,距离电影上映已经十几年了,他们还是在不断重复那些情节和镜头。他们把两张光碟插进那部老式的三碟连放VCD机里,一遍遍看老炮们斗嘴,看跑向橄榄球场的小男孩说“爸爸,我也爱你”,看打得血肉横飞的硬汉,看福克纳上校举起枪,打死赶不上飞机的好友瑞弗。

罗杰·摩尔在电影里演那个跟9个女人暧昧不清的风流中尉肖恩。满嘴跑火车,张口闭口都是黄段子(这倒和他在《007》里的花花公子形象有些类似)。粗鄙,但也情深义重。

这样的硬汉故事对那个时代的男人有着绝对的吸引力,我凑热闹看了不少,《加里森敢死队》《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没过两年,VCD光驱里的电影变成了《007》,有9个女人的肖恩变成了热衷于一夜情的詹姆斯·邦德,依然风流,依然强壮,但更无所不能。

相较于《野鹅敢死队》那纯直男硬汉一挂的,哪个女生不更爱穿着西装,开豪车,会为女人拉椅子的绅士邦先生?

如今看来,罗杰·摩尔饰演的詹姆斯·邦德并不一定多出色,只是他更符合上世纪7、80年代男人、女人对英雄的想象。或许也不是对英雄的想象,只是对一个成功男人的想象——英俊、多金、惹女人爱,正义,但无需太正经。

进阶的詹姆斯·邦德

如今,“007系列“电影已经出了24部,全球票房超过50亿,据统计,全球至少20亿人次在大荧幕上一睹过詹姆斯·邦德的风采。它不是一代人的记忆,而是几代人的记忆。

作为小说,“007系列”是冷清的。上世纪50年代,英国作家伊恩·弗莱明以冷战为背景,写了一部间谍小说,男主角名叫詹姆斯·邦德。那时书中的邦先生还很正经,没有酷炫的武器,没有香车美女,也不热衷于一夜情。所以,书卖得惨惨淡淡。

转机出现在十年之后。好莱坞制片人艾伯特·布洛柯里和哈里·萨尔兹曼看中了这部系列小说,把《诺博士》的故事搬上了大荧幕。这下,詹姆斯·邦德才走近了大众视野,小说销量也很快超过千万册。


“007系列”的成功当然与它特定的时代背景有关。按戴锦华老师的说法,间谍片甚至算不上严格意义的电影类型。它更近似于一种特定题材。然而,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间谍片却成了大荧幕上最重要的一个类型,成就了好莱坞“007系列”、黑色电影、B级片等众多电影,也成就了敌对阵营的电影事业,比如苏联和东欧的间谍、反间谍片。

这都得益于那个特定时期——冷战。

所以,无论是肖恩·康纳利的邦先生,还是罗杰·摩尔的邦先生,他们都为上级卖命,以苏联和东方世界为假想敌。这种善恶观、是非观很简单。就像二战时期美国人需要美国队长一样,冷战时期,西方世界需要一个詹姆斯·邦德,需要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带来精神慰藉。

但对于中国或其他东方世界国家的观众来说,“007系列”电影更像是一部“西方精英男士生活大赏”,除了打鸡血的个人英雄主义外,这电影还是一本影像版的《花花公子》或中国本土的《男人装》。它准确把握了不同时代男人的喜好和梦想,智慧、力量、权力、自由、科技、品味、女人……邦先生塑造的不仅是一个无所不能的间谍,更是一个精英男士的生活范本。


随着时代的进步,“007系列”中詹姆斯·邦德的形象也在改变,这也是这系列电影不断吸引新粉丝的原因。

第一代007——肖恩·康纳利饰演的邦德活在上世纪60年代,“黄金单身汉”刚刚在美国紧俏起来。因此,肖恩·康纳利的邦先生兼具老派的优雅与新潮,四处留情,却总会全身而退。

第二任007由澳大利亚男模乔治·拉扎贝接手。他在《女王密使》里塑造了一个幽默、举止略轻浮的美国混混版詹姆斯·邦德。这其中有市场的考量。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嬉皮士文化席卷西方,传统的“绅士”形象备受嫌弃,詹姆斯·邦德也不得不顺应时代潮流,变得接地气起来。但事实证明,这任邦先生没能把握住尺度,无法被大众接受,只演了一部电影就淘汰出局。

第三任007就是今天议题的主角——罗杰·摩尔。这位伦敦出生的硬汉打造了一个最受女性欢迎,最被男性追捧和模仿的詹姆斯·邦德。整个“007系列”标榜的都是个人英雄主义。如果说,肖恩·康纳利时期的邦先生追求的是个人英雄主义式的成功,那罗杰·摩尔的邦先生追求的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式的自由。

历任詹姆斯·邦德

罗杰·摩尔的邦先生更像是个高级金领,他认真完成任务和使命,动力是责任感,但更多的是为自己争取自由——精神上的自由、肉体上的自由和财富上的自由。与拯救国家和拯救世界相比,他更推崇冒险精神。因而,生活中他幽默、乐观,惹女人喜欢,也从不遮掩自己对女人的喜欢。“英雄主义+享乐主义”,这是罗杰·摩尔为詹姆斯·邦德带来的特质,也是上世界七八十年代西方年轻人和中产阶级男人所追求的理想生活方式。

后冷战时代的间谍们

罗杰·摩尔之后,007的接力棒先后交给了提摩西·道尔顿和皮尔斯·布鲁斯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冷战的结束,没有了对手和假想敌,间谍片曾陷入低谷。直到1995年,《007:黄金眼》上映,间谍片才强势回归。和前辈相比,皮尔斯·布鲁斯南版邦先生最大的变化发生在他与女人的关系上。布鲁斯南身边的邦女郎不再只是摆设,她们成了邦先生的合作伙伴,有了美色之外的存在价值。再加上浑身上下烧钱的高科技装备,技术控和宅男的目光也被他吸引了。

007传到丹尼尔·克雷格已经是第六代了。全世界对英雄的定义都开始改变。漫威英雄金刚狼颓废、忧郁,钢铁侠阴暗、狡猾,还有点傲娇,连一向阳光的美国队长都开始思考凭一己之力拯救人类的意义。从2003年开始风靡全球的“加勒比海盗系列”更是直接塑造了一个反英雄的英雄——杰克船长。

“007系列”当然也要顺应时代潮流。丹尼尔·克雷格版本的邦先生不再是个死心塌地的“打工仔”,他开始思考这份间谍工作的意义,开始质疑自己的老板M。在《007之大破天幕杀机》里,邦先生开始审视M的原则和人性,自己也身陷迷茫。

纵观冷战之后的间谍题材电影,冲突的矛头似乎都由对外转向了对内,有某种“弑父”的倾向。从丹尼尔·克雷格时代的“007系列”,到《谍影重重》,再到近两年大热的《王牌特工》,似乎都不再简单地一致对敌,而是试图探讨使命、友情、亲情一类最真实的人类情感。

间谍片回归,其中有对罗杰·摩尔、肖恩·康纳利时代的怀念,也有对冷战时期的审视和清算。一切问题都是人的问题,新时期的间谍不如VCD里的果敢,但更复杂、接近人性。

说不出孰好孰坏,只是肖恩·康纳利那个简单、浪漫的间谍时代,的确一去不复返了。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让孩子动起来」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武汉白癜风抗白专科